鼠标移开

毕业季

    看到朋友的毕业季,心生羡慕,回想自己初中、高中、大学的毕业,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没有让自己留下点什么颇为遗憾,而对于大学毕业季,则更为后悔,后悔为什么没有干些能让自己觉得是疯狂的事。

    初中毕业,领到自己的分数,确认上重庆任何的学校都没问题后,匆匆的就离校了,没有一丝的不舍,也没有去跟暗恋的女生搭话,也没有跟好友道别,仿佛那所学校与自己无关一样,现在也无法回忆到那时自己是什么心思了。

    高中毕业,自己特意留了下来,去独自感受那离别的感伤。同学陆续离校,伴随着高考结束的发泄与考完的喜悦,几乎每人傻傻的像我一样,当时就回头来看这个我待了2年的地方,辛苦的2年,有努力吗?自己也不知道...一致无法对自己的高中进行定义,到低自己真正愿意待的学校是这里呢?还是那离开的地方?这个问题从事情发生的那天就一直困扰着我,多年过去以后,我至今也未寻得答案,唯一能做的事也只有尽量避免问这种自己也不太清楚的问题。高三教学小区,自己苦逼了两年的地方,成为了非常重要的记忆,虽然在那两年时间,自己也没非常的拼,自己总是太逆反...

    大学毕业,最遗憾的一次,答辩完后,为了所谓的工作,放弃了“最后离校”的计划,第2天就和同学坐火车去广州,结果干了没一个月就回重庆了。那个“最后离校”的计划也就成为了人生中非常非常遗憾的事,放弃了最后和兄弟姐妹们酗酒的机会,放弃了最后好好看看学校的机会(虽然我连班级毕业照都拒绝去照,但还是会觉得应该好好把这个生活了4年的地方好好记住,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内,自己不会再回去...),放弃了最后一次感受毕业季的机会。一直以来,这件事让我耿耿于怀,其实工作并不难找,只要用心就好,自己还是太急了,白羊座的习性真就如此吗?真是可悲的性格...去广州的那晚上,在火车上收到同学们酒后再次发来的送别短信时,鼻子酸酸的...自己就这么傻傻的、匆匆的走了,什么也没留下来,疯狂的事干过一次,却无法满足癫狂的我,大学,如果不能好好的干几件可以让自己觉得疯狂的事,以后可能就没机会了...几乎可以用“后悔”来形容当时的心情吧。送好友离校的前一天晚上,两人约好回新校区看看,最初认识的地方。路过鉴湖的时候,正好有一只同学自己的乐队在做毕业表演,主唱女生嗓音很好听,音乐响起的时候,不自觉的回想四年的点点滴滴,会有种奢望,如果能在这多听一会该多好。到南湖新校区,一路和朋友感慨,这里变漂亮了很多,夜景很美,学弟学妹牵着小手在湖边散步,我和她呆呆看了一会,相视一笑,我们刚认识那会,这里还都是黄土,整个校区还就只有一棵树,适合男生在这荒地挥洒汗水,跟风花雪月扯不上边,4年后,这种情形完全颠倒,让人情何以堪。

    毕业快两年自己才敢写下毕业季的东西,果然还是太怕吗...有些东西压抑得太久太久了...

评论

热度(2)